船舶市场分析
热门关键字
2017-12-15 10:54:09

  评级机构穆迪近日发布报告预计,无论是通过组建联盟还是进行并购,2018年集运业将继续保持整合快速发展。

  穆迪称,预计集运公司将在各种解决方案中做出选择,以提高市场份额,改善效率,从而应对激烈的竞争和持续的供过于求。

  穆迪集团副总裁兼高级分析师Maria Maslovsky表示,集运公司的整合趋势将持续至2018年,大公司将寻找机会增加市场份额,而小公司则寻求提高效率来保持盈利。尤其是策略联盟能通过资源集中及共享客源的方式降低交易成本,而无需背负大量债务。

  分析指出,船舱共享和联盟整合有助于集运公司提高效率,而不需要承担额外的债务。这些策略致使航运公司能够集中资源提高效率和客户覆盖范围,而不会产生资产负债表影响和交易风险。

  穆迪希望,航运公司在可能的情况下,继续寻求组建联盟和船舱收购协议。任何不参与的航运企业都有可能处于竞争劣势,这是由于这些企业不太可能达到与联盟同行竞争所需的成本效益。当然也有少数区域型公司影响不大,例如,万海航运专注于特定市场,无需跟主要贸易航线上的大公司竞争。

  最近集运公司之间的整合,包括赫伯罗特和南美轮船,以及达飞轮船和东方海皇的整合,已产生了协同效应结果。

  但不管是并购及组建联盟要发挥综效,未来这些整合公司的成功,仍然需要有相当强大的管理及营运能力。穆迪表示,这将是航运业的优势策略,如果有公司不愿参与将可能逐渐失去竞争力。

  穆迪表示,债务融资并购对公司的信誉影响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公司能力,以及是否能将其指标恢复到评级机构指导范围内。穆迪表示,这需要12-18个月的时间。


2017-12-15 10:48:19

  航运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悲剧之一、业界震惊的“El Faro”沉船事件原因有了最终的定论,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认为,这艘超过30年船龄的美国籍集装箱船本来有机会避过飓风,但是该船船长的决定导致了不幸的发生。

  NTSB主席Robert L. Sumwalt说:“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船长没有理会他的船员对于驶入飓风路径的关切,也无法明白为什么他拒绝改航更安全的航线以远离危险的气象,但我们都非常清楚船长那些决定的灾难性后果。”

  长790英尺的“El Faro”于2015年10月1日在飓风“Joaquin”肆虐期间沉入大西洋,船上共33名船员无一幸存。

  “El Faro”于当年9月29日离开佛罗里达,而当时该船有大量的选择可以远离那个后来发展成为飓风的风暴。

  NTSB称,“El Faro”的船长参考的天气预报信息并非最新,并且不理会驾驶员们关于朝着更南方向航行以远离风暴的建议,执意以与飓风路径交叉的航向航行,后来船舶因此遭致狂风巨浪的袭击。

  根据调查结果,大约在船沉之前5个小时左右,该船进入风暴外围,当时船速已经开始下降,由于风浪的原因,该船向右倾斜。在最后的几个小时里,船员们竭尽全力对付接踵而至的一连串事件,而每一个单独的事件都在侵蚀着船舶的安全。

  无情的海水通过装货空间和其它开口进入货舱等船体内部,舱内运载的汽车挣断了绑扎,并且损毁了消防总管,导致污水泵没有能力将进入货舱的海水及时排出。

  大约在船沉之前90分钟,横倾的“ElFaro”失去了推进动力,无法进行操纵。由于该船配备的是救生筏和开敞式救生艇,虽然符合规定,但在飓风的情况下很难发挥效用。尽管船长在沉船之际下令弃船,很显然,船员们当时的生存机会已经降低至非常渺茫的程度。

  NTSB也指出,船舶经营人TOTE公司不足的监管和不恰当的安全管理体系也是造成本次沉船的原因。

  悲剧已经发生了,不幸已经过去了,但我们每一个航海人还是应该从中吸取些什么……

2017-12-14 11:05:58

  大数据的挖掘和航运科技的快速发展,带来了信息服务平台升级与转型,从而将引发航运业服务模式和盈利方式的革命,并最终实现航运业运作体系的跨越式发展。

  在11月28日举行的2017上海航运交易论坛上,来自航运、港口界的学者和业内人士针对大数据给港航业带来的新变化进行了讨论。

  “大数据在未来能让长江中的客户运输集装箱就像买机票一样,可以自主选择最优方案,比如说关注价格可以选择成品低的,关注效率可以选快班。”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裁严俊说。

  应用大数据一方面可以判断整体市场的走势,另一方面可以根据日常的经营情况分析和把握市场机会。

  国际海事组织海事大使、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徐祖远说:“大数据将提升港航业的服务质量和效率,可以预见,大数据产生的价值将成为港航业总效益的重要组成部分,掌握港航业大数据的企业家将成为海洋强国的火炬手。”

  事实上,大数据应用已在港航业诸多环节发挥积极作用。比如,上海港正在利用大数据建设长江江河联运综合服务平台和集卡集约平台。马士基也在与相关企业合作以期通过区块链的应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中国航海学会会长、上海海事大学校长黄有方介绍,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在未来将深刻影响航运业的发展,业界应该加强战略和科技适应能力,应对系统内外的技术突破带来的变革。

2017-12-13 10:28:26

  超大型油轮

  中东海湾地区的市场仍处于下行压力,在中国卸货的成交价为国标54,在泰国卸货的成交价为国标51,与之前相比下滑了3.5-4个点,基于货量270,000吨。往西地区,基于货量280,000吨的货物去往美湾,运价下滑了2个点至国标24.5,来去经过好望角。从西非去往中国,运价下滑了9.5个点至国标53.5,一个从加勒比海去往新加坡的航次,运费为415万美元。

  同时,从加勒比海去往印度西海岸的运费为375万美元。从Hound Point去往韩国的航次,运费大致为475万美元,之前有另外一艘船以这个运费水平成交但没有得到最终确认。

  苏伊士极限型油轮

  运价上涨了5个点大约至国标95,之后略微有所下滑,目前运价水平为大约国标91.25左右,基于货量130,000吨,基于从西非去往欧洲。从黑海去往地中海的运价稳定在国标95,同时,一个从Ceyhan去往Canaport的运价为国标75,基于货量135,000吨。Petroineos以运价国标110成交了一个从Algeria去往Fos的航次,一个从利比亚去往Gothenburg的航次,运价为国标85,均基于货量130,000吨的货物。往东地区,Unipec以运费240万美元成交了一个从Sidi Kerir去往宁波的航次。

  阿芙拉极限型油轮
  
  对于货量80,000吨的货物,横跨地中海地区,运价稳定在国标90。对于货量100,000吨的货物,从波罗的海去往UKC,运价略高于国标70,横跨北海市场,基于货量80,000吨(出了Sullom Voe地区)的货物,运价上涨了5个点至国标95,且仍有进一步上涨的潜力。

  上周对于货量70,000吨的货物,从加勒比海地区去往北海岸,运价维持在略高于国标170-175。
  
  巴拿马型油轮

  在加勒比海北海岸市场,对于货量50,000吨货物,运价上涨了20个点至国标190,因而船东都愿意留在当地。从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安特卫普或者Skikda地区去往美湾的航次运价上涨了7.5个点至国标140。

  成品油油轮

  对于货量75,000吨的货物,从中东海湾去往日本地区,运价上涨了4个点至国标110,同时,对于LR1型船,运输货量55,000吨的货物,从中东海湾去往日本地区,市场坚挺,运价上涨了6个点至大约国标136左右。

  上周对于货量37,000吨的货物,从欧洲去往美国沿海地区,市场不稳定,运价上涨了5个点至国标165,之后由于船舶供应充足,运价下滑至略高于国标150。基于38,000吨的货物,从美湾去往英国-欧洲地区,市场坚挺,运价上涨了17.5个点至国标117.5-120左右。



2017-12-13 10:25:50
  据VesselsValue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船舶拆船率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截至目前,共有118艘船舶被送往拆解。此外,希腊的拆船数量排在第二位。但与中国船东相比,希腊的拆船数量超过中国的一半,为61艘。排在第三位的是德国船东,拆解船舶数为40艘。新加坡和韩国分列第四和第五位,分别是33艘和28艘。



2017-12-13 10:22:21

  马士基航运首席商务官Vincent Clerc近表示,马士基航运将在收购汉堡南美之后,在拉丁美洲和大洋洲市场获得“重要地位”。

  Clerc表示,马士基航运目前可以在这些地区加强提供提供。他指出,马士基航运目前真正关注的是与汉堡南美的整合,因为这是交易可行性的根本。

  谈及收购,马士基航运表示,这是一笔相当大规模的收购,是马士基航运所做的最大规模收购。在接下来几个月内,该公司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来取得成功。这并不意味着马士基航运没有注意到市场上是否存在一些值得的交易,但现在除了整合汉堡南美之外其他确实不是马士基航运关注的重点。

  更重要的是,2017年已成为过去十年来集运业贸易增长最为强劲的一年,考虑到油价上涨,马士基航运预计未来今年这一趋势将继续。此外,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产业整合,建立规模经济网络,更有效地部署资产和运力的可能性,也将有助于未来集运市场复苏。

  然而,尽管市场预测积极,马士基航运公司仍不打算在近期订造新船。该公司表示,其船队规模已超过750艘船舶,有足够的能力来满足客户需求。

  在马士基航运获得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最终监管批准两天之后,11月30日马士基航运完成了对汉堡南美的收购。该公司在宣布收购计划一年之后,已获得了所有23个监管机构的许可。随后,马士基航运表示,有意将汉堡南美拥有的船舶船籍转移至丹麦和新加坡。

2017-12-13 10:19:53

  听说花钱就能帮儿子进事业单位编制,糊涂父亲一口气打点了“中间人”12万元,结果被骗。

  为“进编”前后被骗12万

  2016年3月,老田与王某在餐馆吃饭时,其妻子打电话让他帮外甥小余找工作。王某听后对老田说,他刚从国资委调到武汉海事局上班,可以安排人进海事局工作,还有事业编制。老田就将此事告知妻弟老余,老余父子在老田牵线下,与王某在硚口区海事局附近见面。双方谈妥,老余出些“打点”费,王某帮小余安排有编制的职位。

  几天后,王某以请人吃饭的名义找小余要了2000元。当年4月王某又以疏通关系为名向小余要了2600元。老余知道后,说剩下的交给自己来处理,让小余不用管这件事。

  两个月后,老余父子、老田和王某又在沿江大道龙王庙附近见面,王某以需要活动经费为由,找老余要了5600元。之后,老余通过老田陆续向王某汇款共计93000元,用以“打点”。加上之前小余转账的钱、老田另外垫付的一万余元,三人总共被王某骗走12万元。

  公示、体检都像录取流程

  为了让三人相信自己,方便继续行骗,王某按照录取流程,不断发去“进度证明”:录取公示截图显示,小余的名字赫然在榜;王某与领导的聊天截图表明,说的都是录取小余的相关事宜。

  2017年1月4日,王某将小余带至长航总医院体检中心,对医生说小余是海事局的,要进行内河船员的体检。小余很疑惑,问王某为什么不是海事局的体检,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参加体检。王某告诉他,上船工作的人都要进行内河船员的体检,这是海事局的常规体检,单独进行,进单位后还会有一个集体性的体检。这一番有模有样的回答,让小余深信不疑。

  为了小余的“工作”,“贴心”的王某还替他伪造某海事学院的相关资质证书、船员证、驾驶快艇的证件,后来这些证件都被销毁了。
  
  哄了一年多终究穿帮

  老余每次问王某,小余什么时候能去上班,都被王某以各种理由敷衍过去了。今年3月,老余等不及了,亲自到武汉海事局去问,发现没有王某此人,更没有录取小余这件事。小余上网搜索海事局的公示名单,跟王某给自己的截图作比较,发现所谓录取名单是把真实名单的中的一个名字换成了自己的。老田知道后,问王某到底怎么回事,王某继续骗他说4月27日小余就能上班了。到了王某说的时间,工作一事仍然杳无音信。三人质问王某,得知他没有能力办成此事,一时间也没法还清12万元,老余只好报警。

  6月8日,王某在家人陪同下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次日,王某的家属赔偿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12万元,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经审查,王某,武汉人,29岁,本科文化,无业。近日,江汉区检察院以诈骗罪对王某提起公诉。

2017-12-12 10:35:16

  尽管全球造船业正在显示出复苏迹象,韩国三大船企今年订单大幅改善,然而,韩国造船业依然面临着诸多困境,韩国三大船企预计明年仍将面临困境。

  韩国三大船企预计明年销售额将比今年更低

  据韩媒报道,12月6日,三星重工宣布将在明年5月进行1.5万亿韩元(约合13.7亿美元)的配股计划,并表示今明两年预计均将出现营业亏损。

  三星重工预测,今年销售额约为7.9万亿韩元,营业亏损4900亿韩元;明年销售额将下滑35.4%降至5.1万亿韩元,营业亏损收窄至2400亿韩元。在公布配股计划后,三星重工股价在12月6日暴跌28.9%,跌至8960韩元。

  与此同时,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同样困难重重。韩国金融研究公司FnGuide预测,现代重工2018年销售额将下滑11%,从今年的17万亿韩元降至15.18万亿韩元;大宇造船明年销售额将下滑31%,从今年的11.37万亿韩元降至7.86万亿韩元。

  订单大幅改善但依然面临手持订单量不足
  
  从2016年到2017年,韩国造船业已经经历了极度萧条的时期。由于全球订单枯竭,韩国船企在2016年的产能利用率仅10%。

  三星重工的一位管理人员称,受到去年行业情况恶化的影响,三星重工在2016年的接单量仅为5亿美元,不足其53亿美元接单目标的十分之一。

  三星重工原本计划裁员40%,将员工人数从14000人减少至8400人。然而,与工会的持续协商导致三星重工今年实际裁员人数仅为700人左右。明年,三星重工有1.6万亿韩元的债务到期,分析人士认为,即将到期的庞大债务是促使三星重工决定配股的原因之一。

  2017年以来,韩国船厂共计获得了500万CGT新船订单,相比去年历史新低的220万CGT新船订单已经大幅改善。然而,韩国船厂依然面临着手持订单量不足的危机。

  韩国海工及造船协会(KOSHIPA)总经理Kwon Oh Yoon表示,韩国船厂手持订单量不断减少,工作量持续下滑,因为新船订单量远不能满足造船产能。

  他表示:“总的来说,造船工作量减少,这是一个问题,如果以新船订单和完工量相比,造船市场仍旧不景气。”

  仅在今年上半年,韩国船厂就交付了520万CGT新船,因此,韩国船厂仍旧缺乏新订单。为此,船厂不得不选择关闭干船坞、抛售浮船坞、去产能并裁员。

  依然存在一些亮点或专注LNG动力船舶

  虽然明年销售额预计将下滑,但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依然存在着一些亮点。通过大规模的重组,大宇造船今年上半年已经将负债比率从2015年的2951%降至248%。另外,现代重工目前已经完成了今年75亿美元的年度接单目标。

  克拉克森预测,明年全球新船订单量将达到809亿美元,比2016年的377亿美元提高了53.3%。同时,为了符合国际海事组织(IMO)更加严格的环保法规要求,船东需要更多环保船舶。

  韩国分析师指出,韩国船企应当专注于建造使用LNG等低危害燃料运营的环保船舶。韩国进出口银行的高级研究员Yang Jong-suh表示,越来越多的船东将考虑订造LNG动力船舶,而非使用C级重油的船舶。


2017-12-12 10:30:05

  12月11日,三星重工宣布,代表理事社长(总裁兼CEO)朴大永(Park Dae-young)已经于12月6日通过理事会表明辞任,并拟任副社长兼造船所长南骏祐(Nam Jun-woo)为继任代表理事社长(CEO)。


  南骏祐从1983年入职以来,先后担任PM TEAM长/客户支援TEAM长/试运TEAM长(常务),安全品质担当/生产1担当(专务),从2017年开始,担任造船所长(副社长)一职,先后负责过船型开发、试航、安全品质、生产等部门。


2017-12-12 10:27:50

  据韩联社报道,当地时间12月8日,已破产的韩进海运前董事长崔恩瑛(Choi Eun-young)近日被韩国首尔法院判处18个月有期徒刑,罪行为内幕交易。

  据报道,韩进海运在被宣布由法院主导的债务重组计划之前,崔恩瑛被判定出售其家族股权。通过出售股权,崔恩瑛家族避免了高达10亿韩元的损失。此外,崔恩瑛还被判处罚款109万美元。

  据悉,在2016年4月8日至20日,崔恩瑛及其两个女儿出售了她们所有的0.39%股权,价值约30亿韩元(270万美元)。韩国政府表示,崔恩英一家的行为,为其减少了至少100万美元的损失,因为韩进海运自去年8月末申请破产保护,其股价下跌了66%。

  去年6月,崔恩瑛即被警方传唤,9月,崔恩瑛在韩国国会召开的听证会上为自己辩护,坚称出售股票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债务,预先并不清楚韩进海运的情况。另外,崔恩瑛承认自己作为韩进海运的领导是不合格的。据了解,崔恩英是韩进集团会长赵亮镐 (Cho Yang-ho) 的弟媳,其丈夫去世后,被推举担任韩进海运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崔恩瑛于2006年接管韩进海运,担任韩进海运社长,直至2014年。



Page 1 of 353
浏览最多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06-2017 沪ICP备17049160号 中国国际船舶交易网版权所有